「在家辦公」推動了澳洲近郊城鎮房地產的發展

坐在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在家辦公成爲了辦公的主流方式。因此,大城市周邊的小城鎮也開始受到的置業者的青睞,畢竟此處生活成本更低。

麗莎、理查德有兩個孩子,分別是4歲的瑪吉和2歲的弗雷德,他們一家從悉尼CBD以北5公里的卡梅萊公寓搬到了墨爾本西北約100公里的鄉村巴拉瑞特。

男主人理查德供職於一家大型零售商,疫情期間他的公司選擇的家庭辦公,他已經適應了這種工作模式。理查德稱,「我每週可以在家工作兩天,必要時可以通勤。」

在家辦公這一趨勢推動了一些大型區域中心地區的獨棟、公寓銷量和價格的上漲,這些區域中心可以提供良好的基礎設施和便利設施,並且前往墨爾本或悉尼也更加舒適方便。

理查德的妻子麗莎表示,他們也希望在一個成活節奏沒有那麼快的小城市裏撫養孩子。

全球疫情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機會也送來了困擾。房地產代理人Cate Bakos表示,由於疫情的原因,購房者們對墨爾本和悉尼周邊城市的住房更加有興趣了。
這些城市包括維州的Bendigo、Ballarat,新州的Newcastle等等。這些地方與大城市之間交通便捷,同時擁有良好的教育和醫療設施。

據統計,在坎梅拉伊購買一套兩居室公寓需要花費90萬澳元。同樣的價格可以在Ballarat靠近當地中央商務區、綠樹成蔭的高檔郊區——溫德里湖前灘購入一棟磚房。房子包括兩層樓、三居室、大花園和車庫。

並且,月便宜的住房月容易申請到聯邦政府HomeBuilder計劃的購房補貼。購買價值150萬澳元以下的房屋可以向政府申請2.5萬澳元的補貼。

理查德愛上了Ballarat在體育和娛樂方面建設;麗莎則看中了這座城市是一個區域性的教育中心,這將對她職業轉型計劃提供機會。

紐卡斯爾沃康房地產公司的董事托馬斯•胡克表示,當地需求離不開收入穩定、生活方式良好的買家,Newcastle John Hunter Hospital工作的醫療專業人士。

胡克說,一座位於查爾斯頓的住房,最近以高出記錄50萬澳元的價格成交,買家是一位來自悉尼的上班族,談及原因他表示大型的郊區城市不會受到太多疫情的負面影響。

他說,最近大約有80名潛在買家從悉尼打電話或開車來詢問最近開發的樓盤,他們認爲遠程辦公的工作模式可以讓他們不再揹負大城市高房價的壓力。

Open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