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上評論房產經理,竟然有面臨被威脅的風險

不管你是否熟識法律知識,收到法律信函都是一種不好的經歷,尤其是這封信函在指控你在公共場合涉嫌誹謗的時候。

27歲的Zyl Hovenga-Wauchope就剛剛有這樣一段不愉快的經歷。他在Facebook上公開評價了他的房地產經紀人,隨後就受到了法律信函。現在,他正面臨著來自房產經紀人的誹謗訴訟的威脅。

這一方面的法律顧問提醒消費者:注意自己在網路上的公開言論,才能避免惹上此類麻煩。

事情的由來是這樣的。今年五月Hovenga-Wauchope就租約結束後的水費賬等問題與物業經理髮生了糾紛,隨後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上發佈了一封給自己房產經理的信,並進行了多次轉發。

沒過幾天,他就收到了一封來自房產經紀人的律師發出的郵件,稱他這是 誹謗行為,要求其刪帖並公開道歉。

郵件中還威脅他到,如果他不按照要求執行,還將面臨法律的制裁。

最初Hovenga-Wauchope有些擔心,「一方面我驚訝,沒想到會因此收到律師信,但很快我又鎮定下來,因為我有能力處理好這這個威脅,因為我和我的伴侶都在從事法律行業」他說。

Hovenga-Wauchope告訴記者,他這所以敢於採取在社交媒體上發聲的維權方式,是因為他們已經購買了自己的房子,搬出了租住的地方,比其他房客更方便發聲。

目前,Hovenga-Wauchope已經給來信的律師寫了回信,並等待進一步的信件。

他說,這件事如果被一個不瞭解法律的人遇到,可能將是一個棘手的局面,「在那種情況下,一個人要真正進行申辯,將非常無力。」

法律專家提請大家,誹謗案件往往十分複雜,誹謗索賠的申訴過程不僅難度高,而且代價也很大。

來自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Jelena Gligorijevic表示,一般情況下任何人都可以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發表意見。同時,她告誡大家,如果要在網路上發佈負面情緒言論,一定不能言過其實,並且要提前準備好支持言論的各種證據。

她表示在網路上發佈有事實基礎的、真誠的意見並不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Gligorijevic表示:「人們只能在網路上發表已經發生的、基於事實的真實觀點和評價,不能進行惡意評價。每個人在網路空間中的發言都必須基於真確的事實,這是一個基本的理念。」

一旦誹謗立案,被指控人就要一一證明這些言論的真實性,那將是很複雜和艱難的過程。
雖說,人們擁有一定的言論自由權,更不應該被限制在「被誹謗」的恐懼之中,但在發言的時候還是謹慎為好。

「誹謗法並非要扼殺人們的言論權利」Gligorijevic提到,「但你要小心,你的言論是否會影響他人名譽,導致法律判定這種行為的錯誤性。」

專家提醒大家:在互聯網等公共場所宣洩情緒時,不能用編造的事情和無法證明的事情,這可能會給自己招致麻煩。

所以,並不是說你宣洩情緒的權利被完全剝奪了,只是要十分小心。

部分維護消費者權益的人擔心誹謗法會被當做武器,用來限制網路上維權的聲音。****

Joel Dignam也表示,他曾看到許多租戶因為在網路上進行公開維權,受到房產經理的誹謗威脅。他說:「這些案件裡,確實真的發生過誹謗,但大部分案件被告人是無辜的。房產經理們試圖扼殺租戶分享自己不好經歷的想法,我並不能認同,這只是在躲避公共問責,而並非是尋求更好的解決方案或是提高服務品質。」

Dignam稱,現在的普遍情況是房地產經理和租客之間存在明顯的權力失衡,尤其是當租客買不起房子,需要繼續租房的到時候。因此,在多數案件中,收到律師信的租客只能按照要求照做,不管這個誹謗的指控是真是假。

幾乎沒有人喜歡受到法律的威脅,即便是經過法律的抗爭後會取得勝利,也很少有人願意走到這一步。這是因為一旦進入法律程式,人們要花費很高的金錢代價,並且會給自己的生活增加很多麻煩。

目前,全澳都在考慮對誹謗法進行改革,使其更能適用於互聯網時代。

除此之外,限制賠償數額,讓原告提交名譽受損證明等方案也在商討中。

Gligorijevic博士預計:「法案的修改不太可能僅僅針對在網路上宣洩情緒的普通人。在目前階段,徹底廢除誹謗法也是不現實的。」

我們能做的只有盡力避免誹謗法成為想要阻止他人發言者的武器。

Open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