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perty Market News

刺激房地產,新州政府暫停向首次置業家庭收取印花稅

新州首次置業家庭迎來疫情期間的好消息,價值80萬澳元以下的房產可以免徵印花稅。

此舉旨在刺激房地產和建築市場,提振COVID-19疫情期間的就業。

 

根據新的政策,新州首次置業免印花稅的標準從65萬澳元改為80萬澳元。印花稅優惠的上限則為100萬澳元,超出這個範圍就沒有優惠。

首次置業購買空地也有稅務減免,免印花稅標準從35萬澳元改為40萬澳元,印花稅優惠的區間提高到50萬澳元。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新的政策減免和優惠對象為新建住宅和空地,二手房不在其中。

這個新政策從8月1日起開始實施,為期12個月。

新州州長貝瑞吉克蓮表示,預計會有超過6000戶家庭受惠於這個新政策。

建築業和房地產是重要的經濟產業,上下游涉及眾多行業的就業機會。

今年年初,聯邦政府曾經宣布了一項HomeBuilder計劃,以保持建築業的發展,符合條件的澳大利亞人將可申請2.5萬澳元的補貼。

根據申請人2018至19財年或之後的報稅單,單身人士的年收入需低於12.5萬澳元,一對夫婦的年收入需低於20萬澳元。

補貼適用於價值不超過75萬澳元的新建住宅(包括土地)或者耗資15萬至75萬澳元之間的翻新工程,後者還需滿足房產售價不超過150萬澳元。

這筆錢不能用於投資房產,也不能用於建造室外設施,比如游泳池、網球場、室外水療中心和桑拿房、棚屋或車庫,且工程必須由持牌建築商來完成。

建造合同應是在6月4日至2020年12月31日期間簽訂,施工必須在合同簽訂日之後的三個月內開始。

 

本文轉載自SBS

現在是買房的最好時機嗎?超過半數的澳洲人認爲:是的!

隨着疫情漸漸得到控制,人們對房產市場的信心快開始回升,超過半數的澳洲人認爲,當下的購入住房的最好時機。

根據Finder最新提供的數據,目前59%的澳洲人認爲現在是在澳洲置業的最佳時機,4月份時這一數據僅爲42%。

調查顯示,在有意向購房的買家中,18歲至23歲中55%的人認爲現在是買房的好時機。 相比之下,老年人的態度更爲謹慎。

按性別分析,有近62%的男性和57%的女性願意在現在買房。

來自Finder的理財專家哈桑認爲,自主業主要比預期樂觀的多。

哈桑表示,儘管疫情給市場帶來了負面影響,但在過去幾個月裏市場上還是有許多房產在交易。同時,維州的平均貸款額增長了3.5%,這說明,某些人的房產崩潰語言不足爲信。

澳洲統計局做了一個調查,昆州可能是擁有最多優惠房源的地方。 昆州受COVID-19影響最大,自住業主貸款減少了24%,所有貸款類型的價值減少了26%。長期抑制需求的結果將是市場迅速反彈,來自南方投資者將把目光投向昆州市場,期望能在經濟衰退之前獲得回報。

悉尼官方:將新建100萬套住房!以應對人口突破 700萬

澳洲因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在世界上享有盛名,吸引了大量留學生和移民。隨着澳洲城市人口的不斷增加,住房問題也隨之凸顯了出來。

新州政府率先提出應對措施,表示計劃在2041年,使悉尼珠峯增加100萬套。

澳洲政府統計預測,2041年悉尼地區的人口將突破700萬!其中包括新生人口、留學生以及移民者。

政府在規劃住房問題的時候,需要考慮的問題有很多,其中包括人口的激增、氣候的變化以及生活方式的改變等。

近期,新洲政府啓動了新洲的首個住房戰略,他們欲通過這一戰略規劃新州居民未來20年內的生活起居。

2016年時,悉尼地區的住房數量約爲170萬套。這一數字在2018年11月至2019年11月期間,增長了了34,765,較過去20年的平均水平增長了14%。

2015年至2020年期間,悉尼開發的新住房中公寓佔比達到了60%,其中四分之三爲高層公寓。

據統計顯示,2041年時悉尼的信件房屋需要達到100萬套,才能容納屆時的人口量,新洲的其他區域則需要新增24萬套,以應對人口的增長。

按照這一數據計算,在未來的二十年裏,悉尼需要每年增加4萬套住房,纔有可能完成最終的目標。

新州住房部長Melinda Pavey向我們表示,包含了未來20年裏所有與裝房相關的問題。並稱這項戰略可以適應未來20年內居民不斷變更的需求和喜好。

Pavey表示,爲了給這一戰略的實施提供保障,州政府、地方議會、工業界以及各個社區都會參與進來,齊心協力確保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新建住房任務。
然而,最新數據顯示,新洲人口的增長是不穩定的。

儘管現在來看,悉尼地區的人口還在不斷增長,但是隨着人口向大城市遷移以及老年人向海濱城市遷移,新洲某些地區的人口也會呈現出下降的趨勢。

數據顯示,未來25年內,65歲及以上的人口將增加85%,老年人的增加會直接影響建設時的住房類型。

在未來的20年內,新洲的兒童數量將比2019年增加26%;同時15-24歲的青少年數量將增加23%,單看悉尼地區的數據,該地區的兒童數量將增長45%。因此,兒童數量的極具增加也會直接影響住房類型。

購房者的經濟實力也十分重要。

1988年時25至34歲房屋擁有者佔比爲54%,而2017年時這個數字下降到了35%。2016年時,55歲以上的房屋擁有者中仍有22%揹負着貸款。

這一數據顯示,經濟能力的不足會直接導致抵押貸款的增加,同時使得房屋所有權減少,爲社會住房保障服務帶來不小壓力。

隨着時代的發展,人們看待房屋的觀念也在隨之改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選擇以多元化的方式利用自己的房屋,比如開啓AirBnb平臺的租賃共享模式等方式,豐富使用房屋的模式。因此,新建造的房屋也需要考慮這些多元 化的需求。

同時,房屋能夠經受住自然災害的考驗也是十分重要的。今年來,隨着全球環境氣候的變化,洪水、乾旱、風暴、土壤侵蝕、狂風、酷熱等自然災害頻發,優質的房屋需要幫業主減少在自然災害中的損失。
Pavey部長稱,在新冠疫情對新州的影響尚未明朗之前,政府仍需對住房建設做長遠規劃。

只有政府作出了正確的判斷、出臺了適宜的政策,人們的生活才得以恢復、經濟才得以復甦。

相信只要積極應對,人們期待的日子總會到來,而這事關二十年的戰略規劃,更會爲新州帶來一個美好的未來!

想在澳洲買房?趁現在!專家稱房價來到10年最低點

全球危機導致澳洲房價下降,專家稱房價預計會以兩位數的幅度暴跌。

在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爲了防止疫情擴散政府關閉邊境的政策而導致移民水平不斷下跌,目前已經跌至100年內最低水平。移民水平的下降使在近期購房的嗯更容易償還貸款。

Westpac銀行預測,2020年底每對夫婦用自己稅後收入的19%,就能償還一套住房貸款。

西太銀行稱,疫情導致的移民水平下降將會對房價產生重要影響。預計悉尼房價將下降10%,而墨爾本房價將暴跌12%。

高級經濟學家哈桑認爲,悉尼墨爾本等城市房價的下跌,將會提高人們的承受能力,重新支撐需求。這是堪比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調整。

西太銀行進一步指出,房價復甦的關鍵在於自住業主。業主和投資者共同推動房產市場,其中業主的負擔能力和預期負擔能力是關鍵,投資者的信心占主導地位。

此次房地產行業的低迷與之前不同,之前房價暴跌大多是由金融危機導致的,而今年的低迷是源於一場全球公共衛生事件——疫情的爆發。

回顧2012年至2017年,澳洲兩個最大城市悉尼、墨爾本的房價一路攀升,前者中值勁漲了68%,而後者上漲了54%。

CoreLogic的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9年經濟低迷時,悉尼房價下跌了17.4%,直到今年4月悉尼房價又提高了21.3%。

上個月,悉尼房價下跌了0.5%,這是該城在今年內首次出現房價下跌。

回顧過去的10年,房地產行業的兩次復甦都與移民人數的攀升有密切關係。

而隨着疫情的發展,澳洲政府關閉邊境。移民人數驟降至100年來的最低點。

來自AMP Capital的首席經濟學家奧利弗認爲,全球疫情的發展會嚴重影響到澳洲房產行業的發展。這是因爲,預計2020年至2021年人口增長率將減半至0.7%,達到1917年以來的最低點。

20世紀90年代末期,每年有7萬人移民澳洲,其中抵押貸款還款佔家庭收入的18%,2020你那的最新數據顯示這一比例上調爲22%。

專家發現,2002年以後,人們對於還款的負擔能力開始下降,住房貸款償還額佔可支配收入的20%以上,同時移民人數以每年高出前年10萬餘人的數據增長。

也是因爲以上情況,澳洲的家庭債務收入比爲186.5%,僅次於瑞士,位居全球第二。
弗萊登伯格爲刺激住房建設,於本週推出了一項6.8億澳元的建房補貼計劃,向所有符合條件的業主提供2.5萬澳元的補貼,用於建造新屋或翻新現有房屋。

買家代理沃爾什認爲,這一補貼計劃將最先刺激墨爾本西部、悉尼南部、布里斯班外南部以及部分房價較低的地區。

超過30%的業主提前終止延期還貸,對樓市表現出巨大的信心

近期,許多業主在延期還貸的寬恕期不到期的情況下,主動提前恢復了還貸。

馬克•漢德在澳新銀行(ANZ)主要分管零售和商業銀行業務,據他介紹已經有三分之一請了延期償還貸款的客戶開始償還貸款。

他表示,隨着澳洲疫情得到控制、社交距離的漸漸解除,將會有更多的客戶前來辦理解除延期貸款。

據銀行粗略統計,已經有三分之一申請延期還款的客戶回覆了部分還款,有5%的客戶開始的全額還款。

Westpac銀行也稱已經有4000多名貸款客戶取消了延期還貸。

經濟學家Trent Wiltshire認爲,取消延期還款是人們對樓市信心重燃的體現,這對房產市場的發展起到推動作用。

Trent Wiltshire表示:「客戶的信心重燃、招聘市場的復甦等等都說明了勞動力市場正在逐步恢復。」

Trent Wiltshire表示,「提前還款」對市場來時是一個積極的信號,但是目前還很難判斷提前還款會對市場產生什麼樣的影響。那是因爲,目前政府實施的留職津貼和求職津貼計劃遮蔽了真實市場情況和人們償還貸款的能力。

隨着筍盤增加買方能獲取更大的利潤 ,悉尼房產拍買成交率不斷攀升

截至6月13日,在悉尼和墨爾本兩城參與拍賣的房源近2/3都成功售出,且房源量較之前增加了不少,足以見得房產行業的復甦。

Domain提供的數據顯示,僅僅是上週在悉尼上市拍賣的住房成交量就高達70%,相較之前50%的成交量增長了20%。二上週參與拍賣的房源共有449套,比之前的數量多出三分之一。

不可忽視的是,不少悉尼賣家十分着急想要賣出自己的房產,讓買家從中獲利不少。

舉最近的一個例子,地產經紀人Coco Cui Roskam賣出了位於 7 Wirra Close的一套五居室房屋,以236萬澳元的價格成交給當地居民。

資料顯示,這套房屋是賣家於去年2月花費217萬澳元購入的,除利息和代理費之外還產生了約105,000澳元的印花稅。

墨爾本的房價在疫情期間的波動相比悉尼更加嚴重。但是據上週的數據顯示,墨爾本的房產市場也有回暖跡象。上週在墨爾本參與拍賣的房源有410套,較之前的143套有着大幅度的提升,除此之外成交量也從原先的47%上升至57%。

「在家辦公」推動了澳洲近郊城鎮房地產的發展

坐在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在家辦公成爲了辦公的主流方式。因此,大城市周邊的小城鎮也開始受到的置業者的青睞,畢竟此處生活成本更低。

麗莎、理查德有兩個孩子,分別是4歲的瑪吉和2歲的弗雷德,他們一家從悉尼CBD以北5公里的卡梅萊公寓搬到了墨爾本西北約100公里的鄉村巴拉瑞特。

男主人理查德供職於一家大型零售商,疫情期間他的公司選擇的家庭辦公,他已經適應了這種工作模式。理查德稱,「我每週可以在家工作兩天,必要時可以通勤。」

在家辦公這一趨勢推動了一些大型區域中心地區的獨棟、公寓銷量和價格的上漲,這些區域中心可以提供良好的基礎設施和便利設施,並且前往墨爾本或悉尼也更加舒適方便。

理查德的妻子麗莎表示,他們也希望在一個成活節奏沒有那麼快的小城市裏撫養孩子。

全球疫情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機會也送來了困擾。房地產代理人Cate Bakos表示,由於疫情的原因,購房者們對墨爾本和悉尼周邊城市的住房更加有興趣了。
這些城市包括維州的Bendigo、Ballarat,新州的Newcastle等等。這些地方與大城市之間交通便捷,同時擁有良好的教育和醫療設施。

據統計,在坎梅拉伊購買一套兩居室公寓需要花費90萬澳元。同樣的價格可以在Ballarat靠近當地中央商務區、綠樹成蔭的高檔郊區——溫德里湖前灘購入一棟磚房。房子包括兩層樓、三居室、大花園和車庫。

並且,月便宜的住房月容易申請到聯邦政府HomeBuilder計劃的購房補貼。購買價值150萬澳元以下的房屋可以向政府申請2.5萬澳元的補貼。

理查德愛上了Ballarat在體育和娛樂方面建設;麗莎則看中了這座城市是一個區域性的教育中心,這將對她職業轉型計劃提供機會。

紐卡斯爾沃康房地產公司的董事托馬斯•胡克表示,當地需求離不開收入穩定、生活方式良好的買家,Newcastle John Hunter Hospital工作的醫療專業人士。

胡克說,一座位於查爾斯頓的住房,最近以高出記錄50萬澳元的價格成交,買家是一位來自悉尼的上班族,談及原因他表示大型的郊區城市不會受到太多疫情的負面影響。

他說,最近大約有80名潛在買家從悉尼打電話或開車來詢問最近開發的樓盤,他們認爲遠程辦公的工作模式可以讓他們不再揹負大城市高房價的壓力。

房產行業崩潰預言不攻自破!市場復甦,形勢一片大好

在過去的幾周時間裏,關於房地產的幾組數據都顯示出房地產行業有回暖跡象——拍賣清倉率的上升,高端市場的銷售增長,以及更高的銷售詢價率等等。但僅管如此,專家們仍然表示長地產行業恢復到疫情前的狀態可能需要數年時間。但可喜的是,復甦的早期跡象表明,價格有了緩衝,將使市場免受崩潰的影響。

近期,許多經濟學家站出來對房價將暴跌30%以上這一預測提出質疑,更有專家直言其「不切實際」。暴跌言論忽略了待售房屋數量大幅下降的多原因素,限制了買家的議價能力。

澳洲房地產協會REIA(Real Estate Institute of Australia)主席艾德里安·凱利的話再次印證了專家的質疑。他稱,樓市崩盤言論是不切實際的。

他說表示,目前房源在減少,但來自潛在買家的詢盤卻在增加,這意味着投資者對於房產行業想信心和興趣依舊存在。首席經濟學家奈裏達·科尼斯比認爲,市場的持續復甦將是漫長而緩慢的,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整個悉尼都出現了或多或少的復甦跡象。

與之前的幾次復甦模式相同,此次復甦也是先在東部樓市顯露跡象,同時根據地理位置不同出現房價上升和下跌兩種不同的情況,隨後西部在出現復甦跡象。 奈裏達說:因此,預計西悉尼地區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看到房產行業的復甦。

在過去兩週裏,房產拍賣清倉率爲66%,較4月份增長約40%;買家活動一直在增加,搜索和詢價水平也在逐漸回升。因此,專家預測整個市場的房價不會遭遇大幅縮水。

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經濟復甦的速度將會放緩,但也不會出現大規模的崩潰。 在Bent St掛牌出售中立方灣住宅的譚女士和羅伯特霍斯克表示,買家競爭比他們預期的更激烈。

譚女士表示,目前市面上可供出售的房產並不多,向我們詢問看房的人確實超過了我們的預期。看來疫情並沒有影響到大家的購房計劃。

北岸房產中介克勞迪婭•波塔萊想我們呢透露,大家族往往是市場上最活躍的買家。
克勞迪婭•波塔萊表示,現在的人們都希望能得到最高的回報,這和去年的競爭不一樣,不需要支付額外費用,但他們也沒有拿到更低的價格。 在最近的預測中CBA指出,預計2022年失業率仍接近9%,這將會導致未來3年房價下跌三分之一。

CBA預測認爲,房價更有可能出現11%的下跌。 金融評論員哈里•鄧特則稱,悉尼和墨爾本的房價將會下跌30%至50%。他在2011年和2014年也分別做出了類似的預測。

但是,實際情況並非如此。CoreLogic的數據顯示,悉尼房價中值自3月底進入封鎖狀態以來還沒有下跌,在3月和4月房價還有小幅上調。

Open chat